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时尚

沙漠情书 第035章 上天救人(一)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4:36

沙漠情书 第035章 上天救人(一)

白芷立刻坐直,这会有点草木皆兵的神经质,“哪里不对?”只是她一动脚踝位置就钻心的疼,洞内异常闷热

沙漠情书  第035章 上天救人(一)

,只有洞口还稍微凉爽,她一直将脚踝贴在石头上降温。

“不知道。”沙迪深褐色的眸子微眯,狭长的浓眉紧蹙,薄唇紧抿,手上微微搓着那株草药。

白芷看着洞外云山雾罩,双眸在洞内四处一撒,又回到沙迪身上,脑海里如同外面的世界被云雾笼罩着,又如同洞内闷热潮湿的空气让人无法静下心来,突然脑海里像是被闪电劈开了轮罩的云雾,“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沙迪站起来将手里那株七叶放在白芷面前,白芷拿起来看着巴掌大的花萼,“这里和外面的世界一样,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咬我的那条蛇也是正常大小,这里不是大世界。”

“或者,这里是出口。”

“那你,啊……”白芷一激动想要弯曲膝盖,结果剧痛传来,她立刻咬紧牙关忍着剧痛过去,沙迪立刻握着她的脚踝,“怎么了?”转首看着白芷的目光又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你别动了,我再给你换一次药吧。”

白芷感觉火辣辣得疼,整个人像是蒸桑拿一样被闷的喘不过气来。

战争没有按照预期时间爆发,这为宋昱他们救人赢得了时间,一连数日法图麦和小糖的父亲交涉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这样,你去告诉小糖的爸爸,就说树洞人在昨晚已经将艾敏救走了。”

“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他听到自己看守的犯人被救走他会怎么办?”

“赶紧确认,”法图麦倏地起身,“万一弄巧成拙呢?”

“结局会比现在更糟吗?”

法图麦欲转身离去,又看了一眼秦牧说道:“帮我照顾好我爸爸。”

“放心吧。”

“还有,一直没有找到小糖,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也不敢直接去问他父母,怕引起怀疑。”

“没关系,我们这边也在加紧准备突进树洞的风筝。”

法图麦看着那顶被他们拆掉的帐篷,“这个真的能上天吗?”

“能。”秦牧眨眨眼,一双魅惑的桃花眼在花影中格外迷人,法图麦看的有些痴了,吓的秦牧赶紧收敛。

宋昱和秦牧将一顶帐篷改装成大型风筝的样子,又砍了一些空心竹子做支架,在四周和中心位置安装了充气垫增加浮力。

“助力位置就选在树洞以西一公里外的小山坡上。”

“那里没有那棵大树高。”

“那是最近的,再说我们没必要高于树洞,只需要靠近树冠的时候用绳索勾住树冠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行动?”

“明早凌晨。”

天是玄青色的,山坡是土黑色的,一公里外的树洞王国的树冠是墨色的剪影,零星穿过格的月光让今晚的夜色更加神秘。

宋昱和玛蒂娜站在山坡上整装待发,法图麦和秦牧在一旁协助他们,待到宋昱和玛蒂娜顺利进入之后,他们两个人在外面接应。

“有风了。”秦牧说了一句,宋昱和玛蒂娜立刻准备,两个人趴在简易横杆上,四个人从斜坡上起步跑,在一个小山崖一跃而起。

“他们飞了,他们飞了。”法图麦睁的老大,惊叹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秦牧赶紧示意她小声点,说不动这里就有什么埋伏在这里。

秦牧的疑虑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脚步声和呵斥声给吓跑了。

拉着法图麦慌不择路地跑了一段之后,确认没有人追来才停下脚步喘气,“怎么回事,他们大半夜不睡觉吗?”

“不知道。”

又朝着大风筝的位置望了一眼,就他们目前这个位置加上夜色是啥也看不见,只能悻悻地纡回往回走,前去接应他们地点。

宋昱他们低估了做风筝的能力,风筝在开始向下冲的时候被他们两个人奋力拉起来,正在两人欢喜的时候发现树冠就在脚下,而且风筝开始失控,情急之下两人只得放弃风筝,纵身一跃跳到树冠上。

整个树冠之大令人惊叹,宋昱随手抱着一片树叶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上面的枝丫上面,从密布的树叶里钻进去,里面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他所站的位置如同一座被人类遗忘了的秘密花园,树枝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整个树冠上面恐怕比十个体育场还要大,他们走在树枝上如履平地,而且树枝交错、繁复纠缠,拿着手电筒照不到头。

更令人惊叹的是树冠上除了这棵大树本身的枝节之外,居然还有其他的花芬植物,还有果实,说这里是被亚当和夏娃的伊甸园都不为过。

绿色椭圆形的果实,也有可能是某种花的花籽,紫色的半边花瓣,好奇特的植物,还有类似于蒲公英一样透明的植物,黑色的叶子形状狰狞,在手电筒的灯光中仿佛引诱人犯罪的恶魔,白色的水珠状花蕊在见到光亮的那一刻立刻缩进了鹅黄色状的花萼当中,仿佛不谙世事的少女被人窥见了心事一般。

植物之间交错缱绻,树枝之间缱绻纠缠,一样的树绒,不一样的结构,宋昱和玛蒂娜惊叹造物主的神奇,或者从树枝之间钻过去,或者趟过绿油油的水田,或者攀过灌木丛,或者直接从这个树枝跳到那个树枝上,就像是从这块地板跳到另一块台阶上一样轻松。

面前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状帘子,玛蒂娜和宋昱拿着手电筒晃了晃,望不到头,只是稍微细看不难发现这是一张蜘蛛,而且非常规律。

两个人也不打算惊动蜘蛛,就这么从蜘蛛的缝隙中钻过去,也没有碰到蜘蛛,这样也就放心了,个头太小,不够成为它的盘中餐。

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宋昱提醒:“小心,可能有蛇或者其它动物。”

“那边,”玛蒂娜指着树叶稍微稀疏的方向,“我们从那里出去,然后下去。”

两人费力攀过灌木丛,树冠上随便一根树枝都能做固定保险绳之用,而且树洞的树皮非常粗糙,两人随便都能下去,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才做两手准备。

就在两人固定好保险绳准备下去的时候,地面上突然出现一片火海,接着传来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哈尔滨男科
哈尔滨男科医院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