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美食

紫域之巅 第一百章 哑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7:04

紫域之巅 第一百章 哑女

一束剑影,紧随黑衣舞动。

好似漫天的飞花,紧紧的围绕着冬寒的周身要害命穴。

那双冰冷的眼光无意如冰,似来自地狱的幽火,无情无悲。在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温暖,倒是看到了剑与血堆积如山的幻影。

夜色还是很冷,加上无情的利剑。

死亡和黎明一同到来,在飘飞的剑光里。冬寒看着面前的剑手,一丝厌恶由心生成。

看着这份犀利的剑法,以往不知有多少人含恨在这柄二尺软剑下。不管那些人的错与对,想想有许多人因为这柄箭倒下。冬寒再也不想隐忍。

‘铛、铛’的反击声开始。这个职业有时很可恨。他的目标不会问好与坏,只是简单的银钱和完成来解决事情。

黎明来临时,冬寒开始准备结束这个叫人难受的事情。

〝如果你就是这样,那还真是远远的不够!接招咯。〞

‘嗡’弯刀化影似寒风吹雪,‘噗’刀光过后,有空气快速霹雳的爆鸣声。

弯刀如钩,勾打连环

,这一瞬间局势逆转。这一刻,她不会再有机会再施展她还没有施展的东西。

冬寒的进攻是如瓢泼大雨一般的狂猛的一气呵成,既然,谈无可谈解无可解。那就只有灭杀了。

当然这是在冬寒能够做到的时候的决定,要是情况相反,那就会用一个字来解决当前的事情,跑呗。

冬寒在她的眼睛里又看到了一丝惊异,不过这个时候任由她怎么去想了。

‘杀’。这一刻她已经不只是女人,而是要击杀的敌人。

星火diǎndiǎn,软剑上有了冬寒斩剁的豁口。而且随着冬寒的反攻她防守也开始吃力起来,一直在后退。

这时,她才明白过来,不是冬寒无力反击。只是在一直的磨练一些技法,还有一大部分是在耍她。

看着这份弯刀的路数,她有些措手不及。再后退的同时软剑也是防守的密不透风,不过软剑是不适合用来防守的。

冬寒的攻击里边有着自己的劲力在里边,就弯刀的成色来看也要强过她的软剑。软剑在几次碰撞后有了豁口。

‘嘭’一团白烟在她的手掌里甩了出来。冬寒不及多想,很快的一个闪身让过眼睛。

白眼过后,在神识里她退了一丈远,左手一翻就有一缕劲风奔着冬寒的心口激射而来,而且她的手还在不停的翻转着。

夜镖随着疾风,一道、两道、还有第三道呼啸而至,咽喉眉心还有心口。几乎是同时临近。

不愧是高手,出手就是不同。不过要説使镖的话,那就是冬寒的强项了。心説我还没有用呢,你倒是先来了。

在〈三字真言〉和神识再加上〈神光诀〉的基础上,就算奇速无比的已经临身,可在冬寒的眼睛里还是要慢上不少的。

还有就是一直在防着呢!从她往后退开始这一系列的套路大至的已经在冬寒预想里了。

一个不错的杀手,没有诸多的手段就想单独的出手,那不等于自杀吗?还有就是能单独行动的高手,就算她在后退,在她眼里也还是在进攻,只不过是在用的另一种方法进攻而已。

冬寒也自然知道这一diǎn,那不过是在为这一刻的出镖索命做一些铺垫而已。

左飞旋,险而险的避过三只镖,回手也给她来了两支。她本来借着三只镖在往前冲,不想冬寒也回了两支镖回去。

冲忙之中,一声‘嗤啦’的一声,她躲过一支,而另一支随着镖身闪过,一块蒙面的布巾飘飘落下。

一张有些特殊的脸在接近黎明的夜色里显露出来,不算清丽却有着无尽的冰冷,还有许多的凄苦在这张脸上尽显无遗。

仿佛万千有的往事,都在这张有些平常的脸上隐藏着。仔细看,两腮有些向里边瘪,感觉好像缺了一些什么。

她脸色一红,好似这张脸从不曾见过光和陌生人一样。

冬寒本来又有三支镖在手,也敢毫无犹豫的保证只要镖出她肯定无法躲避。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出手。

烟雾飞散,她没有再冲过来。只是看着一边的黑布和diǎndiǎn的血迹在耳边滴下,只是一眨眼她又恢复了那副冰冷。

软剑‘咄咄’的一阵轻响,又冲了过来。其实她也看到了冬寒手里的镖,不过不知她在这一刻想到了什么,还是决然的冲过来。

冬寒知道有些组织是不要允许失败的,她们的规矩就是生或者死,没有别的选择。可冬寒看着这张脸,不知为何没有马上下死手。

这连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

矫健的清影在眼前一闪就到了进前,这次她的招式却是拼死的招式,一时间闹的冬寒有些无可适从。

看来她不受伤是不会主动停下来的,没办法,〈神光诀〉一闪,冬寒的眼光一道蓝光闪过,一时的愣神,冬寒用弯刀就把她给抽昏了过去。

拿起她的布面巾,把两只手扎紧。开始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醒来。

黑夜慢慢的退去,远空的星星渐渐的隐去,天边一下子就有了一丝亮光。

冷风袭来,难得的能看到呼出的白气。可见天气真的到了最冷的时节。

‘呜、呜’好似苦涩的哭声传来,她的身体一颤眼睛慢慢的睁开。

〝现在可以説説了吧?你现在已经失败,也就是已经死了,你已经成了我的俘虏,回答我的问题,也许能换回你的生命。〞

她屈缰的坐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头痛的原因。站了两下没有站起来,然后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冬寒。

〝我知道你不是主要的,就算我杀了你还会有更多想像你一样的人来,只是我不明白会是谁能让你这样的杀手出现呢?〞

要説那个二公子已经没有必要在做这些事情了,而且在表面上看来,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只要冬寒在海域里,自然会有无数人来找冬寒的。那么,有时谁有这么大能量呢?

〝今夜我不倒下,你应该,不能在露面了吧?也就是説,我不杀你,你也会活不下去了。我只想知道谁是幕后指使,就这一个问题。説完你就可以走。咋样?〞

看着冬寒唠唠叨叨的一直説个不停,她突然张开嘴。冬寒的脸上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不为其他,只因为她口腔里没有舌头,而那很明显的断迹,是因为冬寒看到了人为的刀伤整齐的把舌头削了下来。

〝王八蛋,是什么人这么残忍血腥,把好好女孩弄成杀人的工具?真是可恨之人不可留也!〞

冬寒眼睛有些血红,看着她説道:〝説出你们的名称,还有总部的位置。还有刚刚是我不知内情,我道歉。〞

她们就是工具,就算杀了也没有什么作用的。只是这种做法叫冬寒有些冒火。

〝你不説话,使用写的吧。我放开你,也明确的告诉你,你动不了我。还有就算你不説我也办法知道我想知道的…〞

信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阜阳白癜病医院
绵阳治疗男科医院
信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阜阳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