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健康

小心电子邮件的杀伤力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09

小心电子邮件的杀伤力

我要讲个关于番茄酱的故事。 理查德-菲利普斯是伦敦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一天,一位秘书将番茄酱溅到了他的裤子上,于是他给这位女秘书发了封电子邮件: 你好,詹妮,午餐时我去了一家干洗店,他们告诉我,去掉番茄酱污渍需要4英镑

。如果你今天就能把现金给我,我将非常感谢。 女秘书的回信如下: 我必须为未能立刻回复邮件向您致歉

。我母亲突然患病去世,我还要安排葬礼,这些都是比您4英镑更为要紧的事。我为不小心在您裤子上溅上几滴番茄酱而再次表示道歉。您是公司高级合伙人,而我仅仅是一名秘书,您的财务需求显然比我大。我已和一些同事说过此事,并将您的电子邮件给一些同事看过。他们善意提出集资,为我筹集4英镑,但我还是婉拒了他们善意的帮助。当然,如果您确有急用,我会在今天下午把4英镑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詹妮。 无风不起浪,这封信迅速传遍了伦敦金融城,最终被刊登在了《每日邮报》上。结局:菲利普斯先生辞职,不过他声称自己早就准备离开。 从表面上看,这个故事给人的印象是,菲利普斯先生是一个紧张、太较真的孩子。此外,对于那位刚刚失去亲人的秘书,她的收入只是菲利普斯先生的一个零头,这让她成为一个十足的受害者。 然而,这是否是事件的真相?这个故事真正吸引人的,是我们并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当时她可能坚持要给钱,这也许是菲利普斯发邮件的理由。也可能是那位女秘书在将番茄酱溅到老板身上后

,态度非常粗鲁,以至于老板只是出于一时愤怒给她发了那封信,但通常情况下他是个挺正派的人。 秘书在电子邮件中尖刻的挖苦,使我当然不愿意站到她那一边。挖苦在电子邮件中不仅仅是最低级的智力形式,它本身就是一个坏主意

。 这个故事中还有盲区,我希望能够加以补充。试问,她是怎么能把番茄酱洒到菲利普斯身上的?我经常把番茄酱洒到自己身上,但从没洒到别人身上过。我难以想象当时的情景。如果是那种塞得很满的袋装番茄酱,就会很容易溅洒出来;如果是老式的玻璃瓶,需要使劲敲打底部才能有点动静;如果是塑料瓶

,那么先出来的是那种令人恶心的水一样的东西,然后才是番茄酱。在写这篇文章时,我突然想到番茄酱生产商疏漏了一桩关键的事情:他们显然需要更好的盛装器皿。 我还想知道,伦敦那里有只花4英镑就可清洗掉污渍的干洗店。我附近的干洗店收费比这要高得多。 即使不考虑这些细微的疑点以及事实真相, 番茄酱门(借指该丑闻事件) 事件也再次提醒我们,电子邮件拥有巨大杀伤力 我直到上周才知道

,一个不太知名的人发出的一封有关4英镑干洗费的电子邮件,也会造成同样的危害。其中的教训是,不仅要避免在电子邮件中谈论婚外情,而且要避免谈论一切事情,除非是所在部门的文具订单。还不止如此,下周要是再发生与秘书有关的轰动,可能说不定与小小的曲别针有关。【我要纠错】 :adele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怎样加入小店微商城
如何建立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