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历史

赵匡胤与杨家将的神话传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01:03

故事发生在五代十国残末。  相传,陕西麟州(今神木县)境内,有一赵家庄。庄内有一大户,姓赵名弘殷,人称赵员外,其妻杜氏。赵员外家,良田千顷,食客三千。府内广厦比肩,庭院深邃,楼台亭阁不计其数。家丁师爷,前呼后拥,呼奴唤仆,妻妾成群。且赵员外治家有方,家规缜密,家法森严,勿论主仆,一视同仁。但凡有错,均铁面无私毫不留情。  然,赵家虽家大业大,书香世家。赵员外夫妇却阴德缺憾,子嗣不旺,平生只得一女。其他偏室,随如花似玉,却均无生养。因此上,赵氏夫妇对小女自然是如获至宝,视若掌上明珠一般。  赵家万贯家财,无以为继。赵氏门第,岌岌乎如若朝露。无奈之下,赵员外竭尽全力,栽培女儿。令其深闺苦读,教其人生志向。寄希望于女儿,有所建树,以慰夙愿。但又恐女流之辈,实难蟾宫折桂,企图枉然。因此,赵家人丁不旺之憾,成了赵员外心腹之患,却束手无策。虽有满腔之志,但因前景暗淡,前途渺茫而沮丧。久而久之,随懊恼心烦,性格渐趋暴戾。    且说那赵府赵小姐,自幼生得俊俏娟秀貌若天仙,熟读诗书才似子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更绣得一手好女红,且美妙绝伦栩栩如生。  是年,赵小姐年方二八,正直怀春芳龄。时至春过夏至,天气渐热。赵小姐在后花园深闺绣楼之上,感觉身心燥烦,六神不安。随在闺房中退尽小衣,玉肌赤裸,只罩得一件胧纱蝉衣。清风习习,穿窗而过,素体在蝉衣中娉婷婀娜时映时现,宛若一副贵妃出浴图。  为解思春之烦闷,赵小姐踱步绣花案边,飞针走线,龙飞凤舞,不日绣得一幅少年游湖图。绣毕,赵小姐将绣图挂在卧榻对面,伫立凝望。只见那图上少年,眉清目秀,栩栩如生。踏青湖边,风度翩翩,若真人一般。少年之神色,目光亲切,殷殷微笑,透人心扉,令人神往。且不管你左右踱步,怎样变换方向,少年之眼神总与赵小姐二目对视,频频传情。少年之装束,发髻高耸,青丝披肩,服饰清雅,朴素大方,外罩一身翠绿色长衫,内穿一身粉嫩色小衣。少年之仪表,身材伟岸,风流倜傥,仪态万方,风情万种。时至傍晚,窗外霞光氤氲,映辉少年之白皙脸庞,令人啧啧而叹:真真乃一位令人痴醉夺人魂魄的英俊小生。  是夜,赵小姐慵懒地靠在卧榻之上,怅然凝视那绣图之上英俊小生,心若躁兔,魂不守舍。注视良久,越看越觉得那英俊小生可爱至极,越看越觉得那英俊小生可人心扉。恍惚中,不由得春心荡漾,情意入怀,心猿意马,不能自己。注目多时,精疲神惫,甚是困乏,便在卧榻上昏昏然睡去。  朦胧间,一阵荷花清香,把赵小姐从梦中袭醒。待定睛看时,见一位青春少年端坐于卧榻之侧。观其相貌,恰如所绣之人,心中甚感疑惑。  赵小姐问道:“汝是何人?怎在我绣房之中?”  那公子答曰:“吾乃汝画中之人也,今观其汝思春心切,特来与尔相会矣。”  赵小姐又问道:“汝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那公子答道:“吾之形体,乃君所赐,若问姓氏,汝唤什便是什尔。若问去处,吾乃画中之人,如此说来,你我同居一室矣。”  赵小姐回首仰视,观其绣图所在。单只见绣图之上,少年已不知去向,空留一轮廓痕迹悬在绣图之上。随之感觉更加恍惚,便对那公子道:“既如此,吾唤汝绿衣公子可否?”  绿衣公子忙起身施礼道:“多谢小姐赐名。”赵小姐也下得榻来与公子还礼道:“公子休得多礼,既然公子出神如画,便是前世有缘矣。”  随二人共赴牙床,相拥而卧,成就了美事。    自此,绿衣公子夜来晓去,夜夜在赵小姐睡意朦胧之时现身闺房。二人情投意合恩爱有加,情丝缠绵难舍难分。相会数月后,赵小姐已身怀六甲。又过数月,肚腹凸显,已满不过众人。侍奉小姐之婆子,识破真情后大惊不已。怕株连自己,便暗中告知了赵小姐其父赵员外。赵员外得知后,勃然大怒。随令管家将小姐传至密室拷问,起初赵小姐咬紧牙关闭而不谈,怎奈赵员外动用了家法,严刑拷打,赵小姐经受不住,便说出原委。  赵员外声色俱厉咬牙切齿道:“贱人,那孽障何许人也?汝如实道来。”  赵小姐不愿说出实情,便敷衍答道:“他只是深夜前来,黎明即去。”  赵员外大声喝道:“你这贱人,满口胡言。你们来往多日,已成苟且之实。姓氏名谁焉能不知,分明是对为父搪塞不尊,敷衍欺骗。来人,重刑伺候。”言罢,便命管家拿来指搌行刑。  赵小姐惊恐难耐,威逼之下,无奈答道:“那公子每每在女儿昏睡之时,门窗未开,便飘然而至。实乃是来去皆无踪影,所以女儿实难知其去向。此话句句是实,还望父亲饶女儿则过。”  赵员外感觉蹊跷,问道:“那厮不言,汝可问乎?”  赵小姐答道:“那公子前来寻欢,如胶似漆,夜夜如此。儿亦已身不由己,情浓之下,无暇过问,所以不知其祥。”  “为父自幼教汝开蒙事理,读书励志,实指望汝能为赵家挣得一丝光彩。孰知汝自甘堕落,放浪形骸,竟在闺房之中,与那孽障私通。这等丑事,即败坏家风,又亵渎祖宗。事到如今,汝不识悔改,不知羞耻,却仍避实就虚一味搪塞,真气煞为父也。”赵员外拍案而起,暴跳如雷,踱步走柳,如寻斗狂狮之吼。  此时,管家来至赵员外一侧,先递与一织梭,后俯身耳语几句。只见赵员外先屏退左右,后严厉斥责道:“汝做下这等丑事,业已辱没家门。家父现有一计,汝必须照章去办,以期寻得那孽障行踪,汝亦了却这不明不白之耻辱。如若不然,定将儿乱棍打死。”  面对父亲严厉斥责,赵小姐也觉得有负父望,深感愧疚。对那绿衣公子的行踪,亦欲知其然,随问道:“父亲有何指教?”  赵员外将织梭递与小姐,叮嘱道:“今晚那孽障来时,不许声张,佯装无事。待到黎明那孽障去时,务必将织梭中的线头儿,拴在那孽障衣服之上。待日出之后,再见分晓。”  赵小姐答道:“知道了,儿谨遵父训便是。”    赵小姐回到绣楼之上,水米未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心中忐忑不安。  数月来,赵小姐与那绿衣公子,恩恩爱爱,如胶似漆。想热恋恩爱之时,均在恍惚朦胧之间。情意浓浓,云来雨至,颠英倒凤,无暇问及详情。今冷静思考,绿衣公子到底何许人也?赵小姐亦有澄清之意。不然,恩爱一场,不知来龙去脉,未免有些荒唐。  是夜,赵小姐正在朦胧之际,绿衣公子又飘然而至。来之床上以后,绿衣公子不知有计,情浓依旧,热情如初,百般温存。一番云雨过后,绿衣公子气喘吁吁,神情疲惫。与赵小姐相拥而卧,渐渐睡去。  黑暗中,赵小姐痛苦不已,踟蹰不定,难于抉择。一是若按父亲旨意去做,天明后绿衣公子安危不定,凶吉难料。二是如若不按父亲旨意去做,天明后自己将大祸临头,性命难逃。然,弄清绿衣公子身世之迷,亦是心愿。于是,狠狠心,轻轻起身,将那织梭线头儿,暗中系在了绿衣公子的衣袂之上。  又到黎明鸡叫之时,绿衣公子迅速穿上衣裳,一转身化作云雾,消失在夜色里。    翌日清晨,赵员外带领管家仆从家丁一干人,早早来到小姐绣楼之下,寻觅四周仔细观察。待仰首上观时,见一条纺线从窗缝里垂落下来。随众人沿着纺线路径寻找,当纺线行至后花园荷塘边时,只见这条纺线,曲径蜿蜒至荷塘深处而匿迹。  赵员外见此情景,断定是水中精灵作怪。随命管家购得生石灰块儿百车,令全家长工家丁一起动手,欲将荷塘填平。一时间赵府上下,人拉肩扛车载斗量,一起往荷塘里倾倒石灰。石灰块儿倒进荷塘后,荷塘水面如开锅一般,沸腾起来。不多时惊现一幕,见一只碾盘大小鳖精,缓缓浮出水面。鳖精在石灰水的沸煮下,已经奄奄一息垂死挣扎。赵员外随令家丁蜂拥而上,用乱棍将其打死。  赵小姐被父亲囚禁在绣楼之上,无法脱身。只得伫立绣楼窗前,亲眼目睹了这令人惊心动魄的残忍场面。她心急如焚,痛恨交加,伤心落泪,苦不堪言。痛的是,绿衣公子虽是精灵所变,但对自己情真意切恩爱有加,且毫发未伤。恨的是,父亲残暴无情,只顾家门脸面,不顾儿女情长。心狠手辣,毫无怜悯之心,将自己的心爱之人活活置于死地。想想绿衣公子一片赤诚,爱意浓浓。最终却落得这样一个凄惨下场,直让赵小姐良心做疼。想到此,已是泪流满面痛不欲生。    赵家原本人丁不旺,岌岌可危。本以为女儿才华出众,可觅得乘龙快婿,入赘赵家继承香火。而今女儿如此不检点,出了这等丑事,无疑为赵家雪上加霜。赵员外处死鳖精之后,仍余气未消。随又命伙夫,用刀斧将其大卸八块,然后在后花园里就地支起大锅,将那鳖精炖了。晚饭,令其全家上下,分吃鳖肉。  晚上,赵员外气急败坏,命丫鬟端一大碗鳖肉送至赵小姐绣楼之上,让其食之。赵小姐望着碗里的鳖头,心里痛苦不堪。想到那便是绿衣公子之头颅,便忍俊不住,凄然泪下。随屏退丫鬟婆子,然后将绿衣公子的骨肉及鳖头从碗里捞出,再用锦缎包裹起来,藏之绣楼墙角儿旮旯儿的一个隐秘之处。  赵家乃豪门贵第,远近闻名,声威显赫。出了这等丑事,赵员外自觉晦气,容颜扫地。匡这种未婚先孕伤风败俗之事,实难面对列祖列宗。如若传将出去,从此赵家在乡邻面前,更是无地自容。无奈之下,为息事宁人,保住女儿名节。赵员外命管家给小姐送去三尺白绫,且让管家代言道:“小姐做下苟且之事,有辱门风,为人所不齿。一家大小,列祖列宗,已无颜以对乡亲父老。为挽回门庭之誉,保住小姐名节,望小姐知厉害,明大节,自行了断,留得清白。”  管家走后,赵小姐在绣楼之上,凝望三尺白绫,心系公子深情。悲痛之下,欲随绿衣公子而去。然念腹中骨肉,不忍轻言自缢。思索再三,决定抗命逃逸,远走他乡。随带上房中积蓄,三更过后,从后花园翻墙而过,星夜逃走。    且说赵小姐逃出家门,日夜兼程长途跋涉,逃离麟州几十里以外。行之山高林密之处,遇一村落,民宅众多,足有千户。村前有破庙一座,因战乱而萧条,年久失修。院内更是断壁残垣,已无僧道侍奉。此时,赵小姐已是精疲力竭,饥饿难耐。便进得破庙,略作整理,权当栖身之所。  有道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数月后,赵小姐在庙里生下一男婴,随母姓赵,名匡胤。时至今日,赵小姐所带积蓄已坐吃山空,头面首饰亦已当尽。为维持生计抚养胤儿,无奈之下,赵小姐便到村里去为大户人家做些缝补杂役,或做些绣品卖与集市。如此挣几文铜板,僚佐无米之炊。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十年之后,胤儿已成少年。赵小姐出自豪门,书香世家,望子成龙,潜心已久。闲暇时,便教胤儿识文解字,熟读诗书。平日里对其答疑释惑,教授讲礼数。开蒙时谈论古今,启蒙志向,以待时机降临,能成大器。  赵匡胤,自幼天资聪慧,机敏过人。心领神会,非同寻常,有过目不忘之功。且体魄健硕,胆识过人。虽少年翩翩,却能跋山涉水不怕苦累。居家,能为母亲分忧解困,学做家务。外出,能上山打柴狩猎,能下河捕鱼捉蟹,是村里人人皆知的英武少年。    赵小姐避难之所,名曰神木北村,村里有一大户人家姓杨。杨家亦是方圆几十里的名门世家,乃家财万贯雄踞麟州之土豪。老太爷杨信,自幼喜好枪棒武术,愿结交天下豪杰。杨府内,杨老爷常年雇佣枪棒教头与幕府师爷。如此熏陶之下,其子重贵、重训,更是文武双全,后生可畏。  是年,正直残唐“五胡乱华”之时。面对多事之秋,杨老爷高瞻远瞩未雨绸缪,将幕府师爷传至密室,共商应对之策。坐定之后,杨老爷拱手问道:“师爷,当今残唐,摇摇欲坠。今天下群雄割据狼烟四起,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我辈纵有报国之志,也实难挽回这崩溃瓦解之势。今特请师爷前来,慧眼洞察,指点迷津,共商救国安民之良策,望师爷不吝赐教为盼。”  师爷先瞑目捋髯掐指推算一番,然后分析道:“杨老爷,观其当今残唐,气数已尽,已近没落,此乃天意,我等不必为此担忧。然残唐湮灭之后,必定是天下大乱。有道是: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间或有机可乘之。”杨老爷曰:“何以见得?”师爷曰:“常言道:乱世出英雄。天下大乱,亦正是英雄豪杰用武之地,更是有志之士拼搏进取之良机。杨老爷精通文武之道,雄踞一方,业已图谋多年。基于此,何不未雨绸缪,早作运筹。待到运时降临,即可乘势而起,建立宏图大业,已成鸿鹄之志。”  杨老爷问道:“这‘运时’二字,意为何处?以汝之见,吾将何为?所图大业,计将安出?”  答曰:“万事自有天数,运时即乃天时。以余之见,老爷应早积阴德,以图后辈发迹。当务之急,应尽快寻得懂阴阳因果之高才,勘察择优风水宝地,将祖上骨灰迁葬于此,方可阴及子孙。此法乃抢先占据龙脉,后再祈求上天降旨赐福。以待运时而至,以期后辈君临天下也。”  杨老爷道:“既如此,吾依计而行便是。”言吧,吩咐下去,各处打探民间通灵之人。 共 918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把癫痫病治好需要用什么方法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