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星座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八章 暴虐,难堪的善后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5:44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八章 暴虐,难堪的善后

随着楼外的惨叫声传来,楼梯间守门的几个人不由得心中惊慌,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老大,然后就觉得一直在耳边催命般的脚步声突然没有了,眼角的余光发觉楼梯里一朵黑云升起,黑云中两团闪电交替闪亮,然后就再也没有了知觉。

章晋阳趁着楼上几个守门员惊讶走神的机会,一脚斜蹬在墙壁上,扭身借着旋力又一脚踩在楼梯扶手上直扑楼梯门,手中的两柄银色巨蟒交替开火,瞬间就将堵在门口的几个人打得粉碎。

落地之后之后他也并没有停止,一边大步前进,一边急速的把枪中的子弹都打光,当他停止开火的时候,走廊里一片狼藉,尸横遍地。

狭窄的走廊限制了对方的行动,章晋阳加大药量的子弹在这种环境里得到了最大的发挥,每一颗子弹都有好几个收获——虽然一共也只有十几个人。

吉奥尼亚浑身颤抖的站在地中央,满眼满目的雪水脑浆刺激着他衰老的神经,他年轻的时候也是战士,从重重战火中将家族带领到这片满是黄金的土地,从一无所有,到肆意挥霍,他不知道把多少对手用多少种方法处理的无影无踪。

即使这样的他,也没有见过如此邪恶残忍的一幕,他被吓住了。

章晋阳皱着眉更换弹夹,这个场面让他也吃不消,太恶心了,平时在空空旷的地方还没注意,这一密集起来,怪不得这种子弹禁止对人使用,实在是考验心理素质啊。

章晋阳在雷达里看到蒋书雁和马修都没事,就不再想进去打招呼了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八章 暴虐,难堪的善后

,这一地的尸体实在是难以下脚,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要是这幅画面给其他人看到了,自己一定会被扣上魔鬼的帽子再也摘不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变成了收拾现场。

精神力涌动,章晋阳在打晕了吉奥尼亚之后,忍着恶心将所有的血液和尸体分解,他还不能破坏分子链,但是把水单独分离出来的能力还是有的。

在水都沿着楼下某家公司的下水道流走了之后,剩下的有机分子就简单多了,他把这些先凝固成一个个手提包样子的长方体,就都堆起来坐着电梯下了楼,避开街面上的摄像头把这些有机固体散成粉末都沉入了办公楼前景观树木的土壤里。

“这些树一会长得很好,这营养简直没治了。”

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话,章晋阳急匆匆的跑到角落里,摘下头盔哇哇的吐了起来。

“真见鬼,还以为不会有反应了。刚开始杀人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啊,老道还说九黎人都这样,这样个孙孙儿!这他喵的弄多了也难受啊,今后可不能这么干了,再有这情况,还是动锤子吧,怎么的也比手枪干净哦。”

透了透气,又在墙角蹲了一会儿,章晋阳戴上头盔,来到地下车库,他记得这里还有几辆车呢,他打算拆一台车给惩罚者做衣服,他来的着急,东西都没准备,好在大部分材料汽车都能提供,少数汽车上没有的,她刚刚缴获的那些枪支上就足够了,毕竟他那身装备其实不是以材料取胜,而是在于特殊的工艺构造。

他做好了东西,看了看表,还有十几分钟才到约定的时间,于是他背着包沿着楼梯一点点的向上爬,同时在奇怪楼顶上那几个人吵吵嚷嚷的在干什么。

他这边收拾现场,制作货物,中间还吐了一回,这几个人还在楼顶上争论不休的,是在研究哪个倒霉鬼要下来探探情况吗?

这就看出他的技能有所不足,雷达只能看清动作形象,可是听不到声音,他又不会读唇术,完全不知道这些人那么激动的在说些什么。

不过已经不要紧了,他来到了刚才的现场,吉奥尼亚还是那个姿势一动没动,这是当然的,他晕着呢。章晋阳一把把这个干瘪老头挟在腋下,没理在TPE门口探头探脑的蒋书雁,沿着楼梯继续向上走。

不过走到顶楼楼梯间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一顿,放慢了步伐,“朋友来了,嘁,狡猾,原来从旁边的楼上滑过来的,还真是军队的作风。”

没错,惩罚者到了,他在旁边的大楼上用步枪干掉了楼顶的吵闹团伙,然后一根钢缆连接在了两栋楼之间,一个滑跃,他就冲进了章晋阳所在的楼梯间。

弗兰克双脚撞破玻璃窗,一个标准的跪姿瞄准的动作扫了一下窗户对面通向大楼内部的门,那个门锁着,在不到一秒钟的之后他就把枪口转向了向下的楼梯,然后就不动了。

他看到了楼梯下歪着头欣赏他行云流水般动作的章晋阳。

章晋阳拎着一个褐色手提袋,肩上扛着一个特战装束的老头儿——他走到一半想起评书里说会把人不小心夹死,就换了姿势——正抬着脑袋看着他,好像挺尴尬的。

沉默了一下,弗兰克站起身来收好了枪,语气不善。

“你好像很了解我的路线。”

“呃……,我说是巧合你信吗?”

“……”

“好吧,不要介意,这确实是个巧合。这个老头儿你有用吗?吉奥尼亚,我审不出来什么了,我估计他一看到我就得疯。”

章晋阳几个大跨步来到弗兰克面前,把肩上的皮拉特家族元老放在地上。

“没用,这老家伙几年前就退休了,除了训练这些华而不实的精英之外,就不管家族的事了,他连钱放在哪里都不会知道的。我们换个地方,有人发现了坠楼身亡的持枪士兵,报了警。”

“好的,这样我给他一个痛快好了,带着可不方便。”

章晋阳一伸脚尖,在横躺在地上的老头儿喉骨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噗的一身闷响,皮拉特家族的创始人,远渡重洋的吉奥尼亚·皮拉特就这样死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陪伴他的,只有一地细碎的玻璃,和一个血色迷宫的徽章。

按照惯例。两个人的撤退路线一致的都是地下水道,这一次两个人是并肩走着,中间再没有隔着污水沟。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用小口径了,真是吃了大亏了。我从没在室内用过我的枪,这是第一次,恶心死我了。”

“麦格农?你收拾现场了吗?”

弗兰克瞥了一眼章晋阳腿上的银色巨蟒,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并不喜欢改装枪械,尤其是弹药改装。

“对,麦格农,我以前打熊用的。之前几次也只是偶尔用,从没有集中用过,这个效果真的不怎么样。”

清脆的童音带着郁闷和沮丧,他又想起了刚才那种仿若地狱的情景,想着是不是以后就不要用这么凶残的武器了。

“你需要心理疏导,去看个心理医生吧。这种事情在所难免,你的错误在于对武器效果的不熟悉,而且没有备用武器。你的老师对于冷兵器可能更熟悉,但是现代战争比拼的可不只是个人技艺,还有完整的后勤和指挥。”

“弹药物资的补给只是表面,实际上后勤也包括根据任务的分类而作的战前准备,你需要一个职业参谋为你打理这些事。或者一个教官,建议你去找个训练营参训,以你的身体素质,几个月就能完成所有项目,也许还能招募一个小队,我看你也不缺钱的样子。”

“没事的,你说的这些我知道,不过没什么用处。当然,你受过严苛的训练,在残酷的战场上活下来也许就是得益于这些,但是我要说的是,面对未来,这些是不够的。”

铁岭治疗白斑病费用
铁岭治疗白斑的医院
铁岭治疗白癫风医院
铁岭治疗白癜风方法
铁岭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