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星座

虐仙记 第852章认定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1:39

虐仙记 第852章认定

此时薛冲才真正的明白,老龙对自己究竟有多么重要。自己居然忘记了林慕白。其实就连薛冲自己,也觉得当时林慕白和左缺对峙的时候吃了大亏,不足为害。

可是老龙有数万年的经验,他当然清楚像是林慕白这样一直屹立不倒的人,必定有其惊人的手段,绝不能无视他的存在。

何况,他一直就是薛冲当前最大的敌人。薛冲心中清楚,此时自己和左缺或许还有联合的可能,可是和林慕白之间,那简直就是仇敌,他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正在我的怀中沉睡。他一直被暗黑圣君信任,但是在洪夏大陆这样残酷的竞争中,他难道就一点都不给自己留下后路?

林慕白的神色充满了惊喜。在自己宽敞的静室之中飘荡了起来。

对,这的确是飘荡。他的身体似乎是棉花一般,双掌在虚空之中轻轻一按,就来到半空中,只听他喃喃自语:“真我精神术第九重,真的已经炼成了。这是伟大的武功。当初风悬羽偷学我这门神功,却荒废了自己的武功,居然最后被薛冲所杀,也算是天意啦。”

就在这个时候,慕白居的一个长老在门外说道:“禀报主公,林通被杀。”

“什么?”林慕白的脸色立即猪肝一般颜色。慕白居因为对付薛冲,导致两大高手死亡,林青青也不知下落,实力已经大大受损,他感觉到林通的潜力,正想好好的栽培他一番,好为自己谋划大事,想不到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他的死讯。

静室的门无风自开:“是谁杀了他?”

“回禀主公,您要我小心看护这些验生石,除了林通的彻底失去光泽,其余的没有异常。”

“好的,你下去吧。”林慕白的眼神之中显现出淡漠的光芒。该死,这是谁干的?

自从当初和左缺一战。莫启雪死,薛滚死,自己反而得到无数精元的滋养,武功不退反进。可是薛滚的精华实在是太过恐怖,以他的修为,也必须得尽快的闭关才能将精华吸收,这就导致了对追杀左缺一事置身事外。

这本来也是他韬光养晦的策略,但是要命的是。并没有什么作用,林通在历练之中死去啦。

“主公,小的还有一事禀报。”这位长老并没有立即离开。

“说。”

“据我们安c在柯氏三杰府邸中的细作回报,范氏七杰死在柯氏三杰的地盘,心在范空飞正在大肆搜捕杀人凶手,据说彭蠡祖也已经去了。”

“什么,范空飞的七个高手弟子死了,他居然不知道凶手是谁?”

“是的。”这名长老行礼而去。

――――――――

薛冲回到慕白居的时候,正好赶上林慕白出门。他自然要出去探查一下这件蹊跷的事情。像是林慕白这种老成了精的人物,自然立即就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此事一定要极端关心,也许这可以给自己额外的收获。

此时的林慕白心中清楚,自己距离晋升到长盛第八重大世界的境界已经只隔了一层纸,一旦自己能有机会获得功劳,一定可以得到暗黑圣君万劫金丹的赏赐。

一旦服下万劫金丹,就铁定可以晋升。暗黑圣君是一个令出如山的人,建立洪夏大陆的统治秩序不说,对所有能够进入暗黑圣殿的人,说的话没有一次是不兑现的。

此时的薛冲,在他看来是已经“死”了。虽然他也不是十分的确定已经在当时击杀了薛冲,可是牺牲了自己的本命真元将薛冲击如时空传送通道之中,必死无疑。

就算是自己这种高手,错误的进入时空传送通道。面对强悍无比的大阵,依然是死的命运,何况区区薛冲。所以他对血衣长老在洪元大陆的统治相当的放心,甚至把他看成是自己的一条狗,只要再过两三年,洪元大陆的气运增长。天意凝聚成形,他就可以收取了。不然的话,若是任由洪元大陆的天意膨胀,到时候他也收取不了强大的天意。

洪元大陆是世上最古老的一个大陆,诞生了有夏汉文明,堪称世上史诗级的存在,灵气虽然匮乏,可是一旦得到一次天意的授予,就可以稳稳的成仙,并且可能禀赋惊人,成就无法想象的未来。一旦

以往,洪元大陆分崩离析,国家林立,教派林立,算是大洪水时代之后的战国时代,天意稀薄,自然不可能凝聚成强大的气运,自然能够吸收到的灵气也是有限。可是随着洪元大陆逐渐的恢复生机,人口繁衍,草木繁盛,国家诞生,古老的教派再次焕发青春,在一些特殊的地方,灵气相对浓厚,产生了诸如神兽宫、地底魔族这样的大教,并且能够凝聚成灵脉,产生长生境界的高手,洪元大陆正在一步一步的复苏之中。

天意的运行,凡人虽然预知和感知,但是事实上,洪元大陆的天意正在一步一步的强大。自然,天意强大,能够吸收到来自于虚空星辰之中灵气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厚。

随着薛冲统一天下仙门,洪元大陆的天意开始真正的凝聚,正在逐步的成形。如果不是林慕白的觊觎,薛冲用不了多少年的时间,就可以凝聚成世上强大的灵脉,修成更高的武功。

可是世上的事情,不如意者十常**,林慕白将薛冲强暴的赶走。

此时,正跟在林慕白八千步之后的薛冲冷笑的想:林慕白,你想必以为我早已经被你除掉了,想不到,你却让我进入了蛮荒之地,并且跟随左缺回到洪夏大陆,现在,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薛冲甚至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林慕白手下的黄胜、林青青等,不死即降,我本来还想继续以林通的身份在慕白居之中混下去,可是范氏七杰的出现,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不过也好,没有他们,我就没有晋升的本钱,手中五颗丹药在手,薛冲甚至在梦想着自己晋升为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兴奋。那个时候已经不远,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心灵力,是否可能更进一步?

――――――――

“薛冲,你找得我好苦。”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薛冲感觉到左缺的出现。如临大敌。

事实上,在薛冲所见过的所有高手之中,左缺的武功是最高的。自己虽然也曾经见到了暗黑圣君,可是那只是他的一尊分身。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在蛮荒大陆时候最后一战的情景。换了是其他人,都已经死啦。可是左缺居然可以奇迹一般的生还,而且还杀死不可一世的薛滚。

薛滚的战力,左缺心中最是清楚,莫启雪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当然,左缺的心中也有疑问,他一直想找一个机会问一下薛冲。

“你想干什么?”薛冲的全身都在戒备中,三十三天自曝神器在手,随时准备同归于尽。换了在其他时候,薛冲即使有三十三天自曝神器。左缺也不放在眼里,可是左缺的确是受了伤,并且伤还不轻。

“薛冲小友,你不要要丝毫的怀疑,我绝不会害你。而且,我今日来,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他的话诚恳无比,以薛冲的心灵力,自然可以感受得到。

“可是我们之间有什么交易是可以谈的?”

薛冲说出这话的时候,林慕白已经来到了范空飞的身边。此时的范空飞。兀自在暴怒:“我一定要抓住这个人,碎尸万段!”

然后,他的眼神一寒,看着林慕白:“林兄。你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现在看你的脸色如常,而且功力似乎还有提升呢?”

林慕白就赶紧抱拳:“见过范兄,彭兄,我来迟一步,想不到范兄居然遭受了这样的损失。真的是令人扼腕。”

范空飞发怒:“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那我恕不奉陪。”他已经和彭蠡祖就神秘高手是谁的问题探讨了许久,但是毫无着落,很显然,薛冲的心灵力攻击,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世上居然有这种逆天的武功,那么修行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不管怎样,薛冲也要看看这三个人的反应。

此时的左缺并没有跟上自己。确切的说,是左缺不愿意暴露自己。可以想象,一旦范空飞、彭蠡祖和林慕白知道左缺就在左近,定然会大动干戈,将他杀死。

和左缺谈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手的武功太高,随时都可能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杀了自己

,更不用说他还是四处遭受通缉的人物,薛冲暂时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距离左缺至少保持八千步的距离,薛冲相信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一旦左缺真的想要杀了自己,那么照妖眼之中庞大的资源,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当初在慕白居之中偷窃青萝池水,就是为以后逃命做好最后的准备。

左缺果然没有追上来,看着薛冲追踪林慕白而去,他眼中的惊讶更加浓烈:“怎么,薛冲这小子居然不担心自己被林慕白发现?按照道理,薛冲这种小人物,想要对付之,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想不到的是,他还能一直的存活下去?不过好在我在蛮荒大陆的时候就已经摸清了他的气息,要找到他,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

林慕白叹息:“范兄,你我兄弟一体,我怎么会看你笑话。你的仇人就是我林慕白的仇人,大概的情况我已经听人说了,现在有线索了吗?”

彭蠡祖露出世故的神色:“当然有线索,那就是我们至少知道,杀七杰的人武功极高,杀死他们之后连神念传递符信的机会都欠奉,只是我们还想不出究竟有谁可以做到。”

林慕白就道:“世上具备如此功夫的人,的确很少,不过也并不是没有。”

范空飞见了林慕白的脸色:“大喜,我们就是想不到有什么人,你有人选?”

林慕白就说道:“我也没有人选,我只是猜测,据说世上新出现了一种逆天的武功,名叫心灵力攻击,一旦修炼成了此等功法,即使是在身体不动的情形下,也可以杀死敌手,而且快捷无伦,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

“是啊,杀死我七个徒弟的人,想必就是用了这种类似的武功,是谁,知道是谁吗?”

林慕白摇手:“我也不知。”他的内心却在笑,我当然知道是薛冲,但是他想必此时早已经死啦,而且,洪元大陆的任何事情,他都不愿意透露出去。

至少在这些高手的眼里,洪元大陆就是一个贫瘠的大陆,没有多少的油水可捞。他自然不能告诉他们任何的秘密,当然还包括野心。

彭蠡祖的神色坚定:“那就一定是左缺!”

人所共知的一件事情就是,彭蠡祖和左缺一直就是对头,当时据说是因为一个女人。

范空飞抬头望天:“是啊,世上除了左缺,还有谁可以做到这一点,也许他是出其不意的偷袭了我的七个徒弟,然后不惜损耗本命真元,用自己布置好的大世界,强行将他们杀死。”

林慕白的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可是他赶紧附和:“对对,一定是这样。我还想问你们,找到七个人的尸首没有?”

“没有。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一定是丧身在这里。”

林慕白就一拍自己的大腿:“这就对啦。我知道左缺当年有一种武功,就是猎杀长生高手,然后炼化他们的精华,供自己所用,可以飞速的提升或者修复功力。他损失惨重,想必就是在靠着这种方法恢复功力。”

范空飞的眼睛绿啦:“是啊,我怎么一直想不到?我这七个徒弟的尸身确有可能是被左缺夺走啦。”

――――――――

薛冲露出微笑,我本来正在想该怎样才能把这些人的注意力转移开去,现在他们已经认定凶手是左缺,那是再好不过,否则的话,一旦洪夏学院这三大杀神联手起来,自己必将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好在左缺是他们天然的敌人,即使没有今天的事情,他们也会不遗余力的对付他,只是自己现在真的该和左缺谈一谈吗?

他居然可以找到自己,这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啦。也许,以他现在的处境,真的无法伤到我。而且,据说此人当年曾经和暗黑圣君有极深的关系,不然余飞龙也不会那样的相信他,让他做自己女儿的老师。当然正因为这一点,才给他劫持余小白提供了机会。

我救走了余小白,他心中肯定是惊恐无比,这倒是一个筹码?~^~

孩子发烧怎么办
小孩不爱吃饭原因
消化不良喝汉森四磨汤
小孩发烧40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