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尔滨资讯网 > 星座

农民医生第四百七十八章权势滔天

发布时间:2019-11-22 02:27:06

农民医生 第四百七十八章 权势滔天?

第四百七十八章权势滔天?

【一百五十万字了,俺也坚持了一整年了。--)不容易啊,真心不容易。可是看到那红票和收藏,心酸了。说实话,这成绩,扑街扑的太死。不过还是真心感激那些一直陪我走下来的读者大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近心有点乏,也比较忙。所以的少了,以后尽量多吧。一如既往的求红票和收藏。

对了,请大家在评区多多留言啊。不但可以给乃们养分,而且还可以给俺增加一点动力。跪着求了!】

第二天一早,胡亚军的母亲贾兰刚一到工作单位,就接到了通知,说是省委记曾保民找她,现在正在办公室里等。

贾兰心里咯噔一声,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升起。仔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己近的工作似乎没什么疏忽和纰漏。胆子这才不自觉的壮了几分,有些忐忑的敲开记的办公室门。

曾保民也没有刻意的保持冷漠,但也没有显得过分的亲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温不火的说道:“贾主任来啦,坐吧。”

贾兰心里七上八下的,哪里还坐的住,在沙发上胆了半边屁股,好半天才挤出一丝不大自然的笑容,轻声道:“不知道记今天找我来”

曾保民摆了摆手,示意秘给贾兰把茶倒上,若其事的说道:“贾主任,其实我今天找你来也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聊聊,要不然也显得我这个记太不近人情了嘛。”

聊聊?贾兰愕然。

要说聊天,打死贾兰也不会相信的。曾记可以为了树立形象和普通老百姓聊天,可以为了拉拢势力和各个省里的二把手,三把手聊天。但是怎么排好像也轮不到她贾兰吧?

“难道曾记看上了我的美色?万一他要是提出来那个,我是答应呢还是故意扭捏一下再答应?”贾兰有些窃喜,有些担忧的想到。

说实话

,贾兰年轻的时候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女,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是这些年在这张脸上没少花钱,保养的还算不错,她对自己的美貌有充分的自信。

一想到只要能和记勾搭上,那她的仕途即将一路坦途。贾兰就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如同即将步入初恋的少女一般心悸。

至于所谓的道德,贾兰根本就不屑一顾。**--*

家里那位在外面包二奶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可是她却没有像一般的女人那样打闹离婚,而是若其事的假装不知道,为的就是让儿子有一个完整的家,为的是那个男人能每年提供给她一笔不菲的花销。

贾兰想,如果家里那位知道她和记勾搭上了,一定要比自己还高兴吧。

一个企业,如果有记不遗余力的帮忙,别说是明星企业,就是百强企业也不是不可能的。

贾兰相信,为了利益,这种出卖老婆的事情胡飞一定能做的出来。

曾保民并没有发现贾兰眼神中的异常,略微顿了顿,就装作不经意的问道:“贾主任,近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其实曾保民也是有苦说不出,当时扬益打只是略微提了一句他和贾兰的儿子之间的过节。然后让他敲打一下贾兰,可是具体的什么也没说。他不知道扬益跟贾兰的儿子之间到底是多大的矛盾,敲打,要敲打到什么程度?

这个度还真不好掌握。

本来曾保民想要跟贾兰旁敲侧击打探一点消息的,可是这话一到贾兰耳朵里就立马变了味儿了。

问她家里的情况,不就是想知道家庭有没有矛盾吗?

贾兰心里狂跳两下,眼神里多了一丝妩媚的神色,悄悄瞥了一眼曾保民,随即又很移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家?现在哪里还像一个家?儿子在学校,一星期也不回来一次。我家那死那位在外面花天酒地,偌大一个家,连一点人气都没有。我现在都懒得回去了,在政府机关附近租了一个公寓。”

这话里的暗示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家庭不和谐,单身一人住在公寓里。言外之意自然不言而喻。

可是曾保民虽然智商高,但是这方面还真没有一点经验,根本就没听懂贾兰的弦外之音,轻轻的咳嗽一声,道:“据我所知,你有一个儿子,在医科大学上学是吗?近我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不大好的言论啊!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在政府工作的,往往都要比别人加严格的要求自己的子女。我不希望‘我爸是李大刚’这样的丑事出现在我们j省政府。再者说了,这样的言论多了,对你以后的仕途影响不好啊。贾主任,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工作能力的。”

都是在体制内厮混久了的老油条了,有些话自然不用说的太明显。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

贾兰怎么能听不出曾保民话里的意思?额头上的冷汗涔涔往下流。她知道,儿子一定是得罪了那尊大神了,要不然也犯不着让记亲自跑出来敲打她。

不管好自己的儿子,那仕途就一片黑暗。贾兰深深记住了这句话。

出了记办公室,贾兰的身几乎都已经湿透了。

“如果记要是真是之前想的那个意思,那现在湿的就不是身,而是下身吧?”贾兰忍不住想到。

坐进自己的办公室,贾兰拍了拍依旧不断起伏的高耸胸脯,刚想给儿子打个,老公胡飞就已经打了过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在哪呢?赶紧回来一趟,出事了。”

贾兰心里顿时一紧,脑子里不自觉的响起刚才记的那些话。儿子出事了

贾兰连假都没顾上请就急匆匆往家赶。到家的时候,爷俩已经在客厅等着了。儿子像是做错了事一般的将头埋在胸前,丈夫却在不断的来回走动。

“到底怎么回事?”贾兰几乎是小跑进客厅。

“你养的好儿子啊。”胡飞怒极反笑,冷冷的看着已经被自己扇了俩巴掌的儿子,恨声道:“真td操蛋,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小犊子。”

“儿子难道是我一个人的?胡飞,你他娘的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到底怎么回事?”贾兰现在担心自己的儿子,没空和他吵架。要是换做平时,贾兰早就日娘草老子的骂开了。

胡亚军像是没听到两人的对话似的,从始至终都将没抬头。

胡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公司今天的股票被腾龙集团恶意收购。他们放出话来了,说哪个公司再敢给我们名封科技单子,就是和他们作对。才小半天,公司的订单几乎被退回去了一大半。我他妈打听了半天才知道,都是这小王八犊子闯的祸。人家说了,要是不给一个交代,名封就等着关门大吉吧。”

贾兰大惊。她是在政府工作的,了解的自然要比别人多一点。腾龙集团是什么的存在她再清楚不过了。从成立到现在只是短短几个月,可是俨然已经成了j省的龙头集团,资产据保守估计要超过百亿。能让腾龙不惜代价的和一家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科技公司斗狠,可见儿子招惹的对象的能量之大。

奈的苦笑一声,贾兰看着丈夫焦躁不安的脸色,沉声道:“我今天也被省委记叫道办公室谈话了。虽然没说白,但是言语之间似乎也是和儿子有关系”

“什么?连省委记都惊动了?”胡飞的声音暮然提高了八度,头上的冷汗涔涔往下流。“完了,完了,不用说了,这下真的完蛋了。也不知道这小祖宗到底招惹了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这小王八蛋,老子直接掐死他得了,省得一天到晚给老子惹是生非。”

“你就这点本事?有种去和腾龙集团叫板去啊。拿儿子出什么气?”贾兰狠狠的瞪了胡飞一眼,轻轻拍了拍胡亚军的后背,贾兰尽量将声音放的轻柔一些,说道:“儿子,你是不是在学校招惹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你给妈说啊。”

胡亚军抬起头茫然的扫了一眼贾兰,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起之前扬益对他说过的话。‘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难道是他吗?

可是胡亚军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就算是他家里有背景,也不可能为了儿子的朋友抢对象而大动干戈吧?

如果是这样,那得多疼自己的儿子啊。

胡亚军开始羡慕扬益有那么一个老爹了。

哪像他,也不知道上辈子倒了什么霉了,碰上这么一个老子,一出事就想要把他掐死。有种你当初别把老子射出来啊。

胡亚军有些害怕的看了胡飞一眼,随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我昨天碰到一个人,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要帮他朋友抢我的女朋友,然后说会让我后悔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做的。”

“再没得罪其他什么人?”贾兰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按理说,这么一点破事,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吧?又是记又是腾龙集团的。

忽然,贾兰脑中灵光一闪,她记得有一次听上级领导说过,腾龙集团的幕后人其实不是现在的总裁孔凡,而是一个大学生。那么

“是他,一定是他。”贾兰大惊,不由分说的拉着胡亚军的胳膊,焦急道:“走,去向人家道歉。”

一个大学生能创造一个腾龙集团,如果没有手眼通天的背景,怎么可能?

跟他们家斗,还不跟玩似的?

武汉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
乐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珠海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
中研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